25部柏林电影节影片首次举办巴黎特殊放映活动

2022年6月10日至26日,巴黎蓬皮杜中心将举办柏林电影节特殊放映活动,该活动将汇集第72届柏林电影节(2022年2月10日至20日展出)的二十五部影片,以特殊放映的形式涵盖各单元:主竞赛单元、奇遇单元、全景单元、特别展映单元、短片单元、新生代单元和论坛单元。

“我们很高兴也很自豪,今年的展映吸引了著名的法国巴黎蓬皮杜中心的兴趣。这是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次在巴黎进行展映。由Sylvie Pras和她的团队设计的项目让人们了解了柏林电影节的世界,让巴黎的观众有机会发现和欣赏伟大的电影。”

柏林电影节作为和戛纳及威尼斯齐名的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将在六月来到巴黎的蓬皮杜中心举办特殊放映活动。该电影节于冷战初期在柏林创立,随着1961年柏林墙的建成,该电影节成为西方和苏联文化和电影能够相遇的罕见场所之一。这种独特情况使柏林电影节成为一个主要面向公众的活动,一个向所有人开放的关于对立世界的窗口。政治和社会问题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强烈的体现,并随着德国城市的统一而一直处于核心地位,反映了世界主义对所有先锋派的开放性,而柏林已经成为一个象征。

在偏远的阿尔卑斯山村,村姑安娜和外乡人马可坠入爱河。他们的关系不被同村人看好,但是两人相亲相爱。婚礼后不久,马可逐渐失去了对自己情绪的控制能力,变得越来越冲动。虽然马可常有暴力的表现,但妻子安娜决定选择继续陪在马可身边……

瑞士男导演米夏埃尔·科赫(Michael Koch)(39岁)年轻时在巴塞尔男孩合唱团开启了自己的舞台生涯。2004年,他在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瑞士电影《Ready, Steady, Charlie!》出演安东尼奥·卡雷拉一角,在国际上崭露头角。在德国科隆传媒艺术学院完成了导演专业的学业之后,科赫转投电影与戏剧导演。科赫的导演处女作《玛丽亚》曾入围2016年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本片是他的第二部剧情长片。

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女主角莎拉和由文森特·林顿饰演的男主角让同居十年,十分恩爱。然而,这对恋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在疫情期间受到了挑战:有一天,莎拉在街上偶遇了让的好朋友,自己曾经的室友弗朗索瓦。弗朗索瓦并没有立刻认出莎拉,但是她确定,自己的生活可能因此改变。之后,弗朗索瓦联系上了莎拉,三个人的生活就此走向失控。

这是75岁的法国女导演克莱尔·德尼(Claire Denis)首次入围柏林主竞赛。从小在非洲生活的经历给了她很多创作灵感。德尼先后在杜尚·马卡维耶夫的《甜蜜电影》、文德斯的《德州巴黎》和《柏林上空的天使》、吉姆·贾木许的《不法之徒》中担任助理导演,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1988年,德尼的导演处女作《巧克力》即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1990年,德尼的导演作品《不怕死》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1996年,作品《兄兄妹妹》获得洛迦诺金豹奖。德尼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创作热情,活跃于世界影坛。

片名取自传奇西西里游吟诗人皮兰德洛的同名文学作品并做了改编。重点是是皮兰德洛,或者说,他的骨灰:皮兰德洛早早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要求一切从简,并且取消葬礼或纪念活动。电影前半段讲述了他的骨灰从罗马运到西西里阿格里真托的旅程,以及期间战后意大利风貌与电影记忆。后半段则改编自皮兰德洛遗作。保罗·塔维亚尼解释说,他们想通过这部电影来表现人类的愚蠢、荒诞与悲剧性。

八十多岁高龄的意大利导演保罗·塔维亚尼(Paolo Taviani)毕业于意大利比萨大学,在校期间即积极投入电影评论与活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与自己的同胞兄弟一起合拍了关于意大利抵抗运动的纪录片。此后一直活跃影坛,多部作品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2012年他凭借《凯撒必须死》擒获金熊,保罗·塔维亚尼也是本次主竞赛单元唯一一位金熊导演。

卡拉·西蒙(Carla Simón)是一名出生于1986年的西班牙导演、编剧。2009年,他带着个人首部短片《Women》在影坛崭露头角。2018年,他执导家庭电影《九三年之夏》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和戈雅奖最佳新导演奖。

土耳其家庭主妇拉比耶库尔纳兹的儿子穆拉特被囚禁在关塔那摩。脾气暴躁的她和内敛冷静的师伯恩哈德·多克一起为儿子的自由而努力斗争。电影讲述了她们在并肩战斗的过程中是如何一步步将诉讼打到美国华盛顿最高人民法院,并在国际政治舞台引起反响的。

德国导演、编剧安德里亚斯·德里森(Andreas Dresen)(58岁)第四次以导演身份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1999年,他携自编自导的电影《晚的形状》第一次入围;2002年,导演作品《烤肉点》获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评审团大奖。2015年,他凭借导演电影《当我们做梦时》入围第65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11年,他自编自导的电影《濒临边缘的人》获第64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和德国电影奖最佳导演。

电影围绕著名女小说家和她的两个关系很僵的熟人展开:她的前同事放弃写作,开了一家书店。她合作过的导演则没有按照原定计划改编她的小说。小说家最大的困扰在于,她进入了写作瓶颈期,开始怀疑自己的写作方法,甚至是自己的人格。小说家偶遇电影导演和他的妻子,他们三人结伴在公园散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同样在事业停滞期的女演员。小说家在与女演员的交流中产生了创作灵感,并想要说服女演员来拍自己转行导演的第一部电影。

导演洪常秀(Hong Sang-soo)(61岁)被誉为韩国作家电影第一人,是韩国最具实验精神的独立电影作者之一。1998年,其首部长片《江原道之力》入围第51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此后,他的每部作品多次均入围欧洲三大、洛迦诺、圣塞巴斯蒂安等多个国际影展。

其中,《夏夏夏》曾获一种关注大奖,《这时对,那时错》曾获金豹奖。《小说家的电影》是他的第27部长片,也是他继2020年《逃走的女人》(最佳导演银熊奖)和2021年《引见》(最佳编剧银熊奖)后连续第三年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

电影改编自2015年巴黎巴塔克兰音乐厅幸存者拉蒙·冈萨雷斯 (Ramón González) 的《和平、爱与死亡金属》一书。雷蒙和希琳是一对年轻的爱侣,他们在巴塔克兰音乐厅期间,各自设法躲进更衣室避难。幸运的两人躲过一劫安全离开,但随之而来的,是漫长的创伤疗愈。

这是西班牙导演、编剧伊萨基·拉库埃斯塔(Isaki Lacuesta)(46岁)第一次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他的导演作品曾凭《斗牛舞》《两片水域之间》两度斩获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金贝壳奖。

2005年,加拿大导演德尼·科泰凭借其自编自导的首部长片《北方》在影坛崭露头角,此后他凭借《小薇小芙看见一头熊》(2013)、《失去贝拉特斯的波利斯》(2016)、《鬼镇事件簿》(2019)三次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其中《小薇小芙看见一头熊》曾荣获银熊奖,《鬼镇事件簿》在当时引起了很大反响,去年其凭借《人际卫生》获奇遇单元最佳导演奖。

两位从未谋面的电影大师开始尝试每周五互发信息,持续29周。让-吕克·戈达尔在他的日常思想中展示自己,并将图像和文字从瑞士发送到海峡的另一边。在位于苏塞克斯的豪宅中,易卜拉欣·戈尔斯坦试图解读这些信息,并巧妙地试图将它们带回理性的表面。以此类推,直到有一天,他们开始考虑作为知识分子的最终结局和归宿。

Jöns Jönsson于 1981 年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在波茨坦的 HFF ‘Konrad Wolf’ 学习导演专业。他的短片《Havet》在 2009 年柏林电影节短片节目中放映。他的毕业电影《Lamento》在瑞典拍摄,是他的最新作品。

Kivu Ruhorahoza 是卢旺达电影导演、编剧和制片人。他的故事片《灰质》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在 2011 年翠贝卡电影节上获得评审团特别提及奖,并在 2011 年华沙电影节上获得华沙电影节人道主义精神奖。

《惠子:凝视》是根据前职业拳击手小笠原惠子的自传改编的,拳击⼿惠⼦出⽣时就有听⼒障碍。拳击对她是⼀个真正的挑战,但同时,她所在的俱乐部便是她的家庭。赢得了两场战⽃之后,她的⼼中开始蔓延⼀种恐惧。她困惑着继续她的第三场战⽃。与此同时,健身房即将永久关闭。

2019年他的作品《你的鸟儿会唱歌》入围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并获得业内外一致好评。《惠子,凝视》是三宅唱第二次入围柏林电影节,也是东亚电影首次入围奇遇单元的作品。

三宅唱在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国际电影节也是一个相遇的地方,平时生活在不同环境和语言的人们第一次看到银幕上倒映的另一个宇宙。我有幸获得了新的相遇。我和首映之际给我的「奇遇」这个词有很好的联系,我很期待。”

1872 年,瑞士西北部的一个山谷,约瑟芬在一家钟表厂找到了工作。她被指导生产动乱轴 (Unruh),这是一个引起机械表中心摆动的分钟部件。在获得足够的报酬以开始她在村子里的新生活前,她对村子及其工厂的工作感到不安,于是她加入了当地的无政府主义工人运动,即钟表匠联合会。在那里,她遇到了皮奥特,一个月亮一般的俄罗斯旅行者。

西里尔·施布林(Cyril Schäublin) 是一位导演和作家,2017年他凭《他们说“我很好”》入围洛迦诺电影节当代影人单元并获得最佳首作特别提及,2021年他的作品《Gotta Fabricate Your Own Gifts》入围洛迦诺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该导演在影像的呈现上,有极强的个人风格。

Daniyar是一位40岁的诗人。他梦想着成功和广泛的认可,但事实上他被困在一家幸存下来的小报社闷热的办公室里。他的同事们抱怨说,文学和诗歌的时代已经过去,在这个高科技和消费盛行的世纪,没有人需要他们。

Terykony伴随着Nastia和她的朋友们在被战争蹂躏的国家里四处游荡。他们玩耍、闲逛或听音乐的地方都是带着伤痕的地方。导演Taras Tomenko讲述了在今天的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成长故事,以精致的图像和场景和抒情的眼光,描述了在乌克兰人们在面对战争苦难时展现的像孩子般无法摧毁的坚韧。

2014年7月,准父母Irka和Tolik住在乌克兰东部靠近俄罗斯边境的顿涅茨克地区,这是顿巴斯战争早期有争议的地区。随着MH17航班附近的坠机事件加剧了笼罩他们村庄的令人生畏的紧张气氛,他们对第一个孩子出生的紧张预期被突如其来的事件猛烈地打断了。迫在眉睫的失事客机残骸和即将到来的哀悼者队伍强调了当时超现实的创伤。

在2020年疫情封锁期间,阿根廷著导演卢奎西亚·马特尔回到了她的家,阿根廷最保守地区萨尔塔。在那里,她跟随Julieta Laso,认识了一群女性艺术家和反抗者,他们在火堆旁交换眼神和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